大倉媽祖支持方的犧牲與奉獻  期盼獲外界聽到與重視

 

(本報綜合報導)近4天來筆者持續不斷報導數篇有關【大倉媽祖】及【澎湖媽祖】之訊息,意外在各群組累計收到近【3000個讚】,讓筆者甚感欣慰不已;雖然媽祖已和大倉無緣,但筆者認為大倉媽祖支持方的犧牲與奉獻這近10年的歷程,期盼能獲外界聽到與重視。

 

記得民國101年十一月下旬,縣府為了大倉媽祖文化園區開發計畫,由時任縣長王乾發領軍前往大倉島上和村民進行了一場面對面說明會,原本會議目地在於商議納骨塔遷建位置,以因應未來媽祖文化園區開發時可能動用到原本之納骨塔現址。澎湖人向來重視祖先風水地理,以為可能是一場唇槍舌劍的爭論,然結局大出縣府意料之外,大倉村民不但沒有反對納骨塔遷移,更主動提出乾脆將祖先塔位遷移本島後寮、菜園或其他喪葬設施,以迎接大倉充滿希望的下個觀光世代的到來。這樣的結局相當令縣府訝異與震撼,原本只期待村民同意納骨塔遷徙至比較不妨礙島嶼景觀的邊角之處,縣府要五毛,村民大方給了一元,前縣長王乾發在場深受感動,也更堅定了全案開發的立場。

 

 開發計畫曝光後,沸沸揚揚地佔據輿論與網路社群版面,贊成和反對的聲浪都有;而近日再因【澎湖媽祖骨架矗立】,由於目前已既成事實,因此獲得多數臉友【按讚】表態支持又成焦點;筆者認為此時有必要提出前述這段當時大倉支持方犧牲與奉獻的過程。

 

由於筆者在該島嶼出生,更特別的是近70年來從未遷出戶籍;因此,在此特別回顧描述當時大倉支持方之心境;大倉島上偌大的港口,宣示著曾以為的繁榮,廟口三三兩兩的老人坐著聊天,年輕人早已離開這座島嶼,老人守島等待被時光帶走的故事在大倉上演,中小學也因人口外流而廢校。支持方大倉村民說,有人說大倉村民可以繼續捕魚,然澎湖內海漁業匱乏已久,有人說大倉該走生態旅遊,然澎湖內海生態條件放眼世界舞台真的有令人驚豔嗎?去過南方東吉等四島,會發現那裡才是澎湖的生態天堂,應該真正悍衛原始拒絕開發,外界因為媽祖文化園區的計畫開始議論大倉之事,想想或許沒有媽祖園區議題發酵,大倉島真的會被時間洪流吞噬了呢!誰替大倉未來想過?

 

 支持方大倉村民當時挺媽祖文化園區的意志超乎想像,因為縣府告訴他們,園區不單只是一座全世界最高的媽祖神像而已,大倉園區的定位是澎湖內海旅遊樞紐,澎湖渡假島嶼的模型典範。這座島嶼未來包括;媽祖神像為主的文化園區,這是目前外界最熟悉的部分,其實還有三大遊憩主軸;包括全澎第一座主題文創聚落的誕生,零碳水上運動休閒海域的催生,以及澎湖頂級島嶼渡假飯店的完成,這四大主題遊憩規劃將讓大倉變成足以定點玩上一天也不膩的遊憩島嶼。未來遊艇將航行於馬公、大倉、通樑與西嶼之間,啟動內海新航線的旅遊規劃也將創造西嶼意想不到的商機,租車、住宿與餐館都將因內海航線的啟動而在西嶼與白沙發展。大倉將是一個核心樞紐澎湖數十年沒變的本島旅遊路線與內海航線會產生新思維,這一切都是把大倉脫胎換骨的理由。村民深信,大倉媽祖文化園區不是外界詮釋的一尊媽祖神像而已,宗教的澎湖、文創的澎湖、生態與零碳旅遊的澎湖、精神飯店的澎湖、島嶼公園化的澎湖,都將在大倉島上發光。

 

 大倉聚落內房舍不算老舊,常住人口卻不達70人,多是新台灣之子與老人,漁業蕭條又觀光功能被邊緣化,這個島的年輕人要出路、小孩子需要一個不見得非得離鄉的理由,甚至漁民也想著是否可以有另外一口飯吃,生活是當下最真實的課題,只有生活在當地的人可以最真實感受到理想與現實的天秤如何衡量與妥協,這或許也是島上氣氛並不像外界議論紛紛的原因,反而感受到一股蓄勢待發與企盼中帶點不確定的正向氛圍,大倉或許還是適合走觀光,他們的優勢條件在哪?失去的條件跟存在的條件為何?或許大倉村民最是清楚,所以他們懂得妥協。

 

 大倉園區計畫在大倉當時獲得熱烈掌聲,他們企望以後孩子可以在島上工作,這個島再不動一動的話就快消失在澎湖地圖上!大倉該怎麼動?可以有些什麼可能性?未來的好與壞?這樣或許都是需要更多專業人士與縣府群策群力,定論不需要下得太早,但是眼下最真實的就是聽聽大倉村民的聲音,畢竟他們生活在這裡,過去、現在,更希望未來也是繼續留在大倉,所以一切從聆聽他們的聲音開始。

 

 很多事情可以再思考、再討論與再規劃,但應先站在大倉村民的情感高度上看待大倉未來,如果大倉村民想建設與發展,要剝奪他們的機會?那就得用更大的機會去還給他們。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藝遊味盡嘉年華會1
Loading the player ...
藝遊味盡嘉年華會2
Loading the player ...
2019澎湖花火遊程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美天旅行社

捷足先登行程

2018澎島采風行程

澎島采風

捷足先登導覽

搜尋